> 都市小说 > 小保安的梦想 > 第100章 甩手掌柜
    听到孙小芳专门提起白发老人的事,李守一也是一楞。

    眼目下,最为关键的事情就是朱大爷的生命。孙小芳是个晓事的姑娘,不会无缘无故的提起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小芳,他说什么啦。”李守一心中一动,连忙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位大爷今天下午专门找到我,悄悄告诉我说,他姓龙,是京城‘百草堂’的老爷子,带着你师门的消息来拜访你的。希望你回到江水城以后,立即给他一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姓龙!百草堂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她说叫龙天成,也是华师父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人,现在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住在江水国际大酒店,我看他的样子,也象是有身份的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孙小芳的分析,李守一‘嗤’的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传承百年、全国一流,专门经营中成药的‘百草堂’当家人,岂是一个简单的‘有身份’而已。

    如果亮出名号的话,估计江水县城的头面人物都会倒屣相迎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物千里迢迢的从京城来拜访李守一,实在是一件让人难以置信的事。

    只是人家说到师门有消息相告,又说到是华师父的弟子,李守一也就信了十分。

    从第一次与华明之见面之后,他就得出一个结论。只要是有华老爷子插手的事情,那就没有是什么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而且,华师父的弟子,这可不是能随便冒充的身份。不是知情的人,也说不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小芳,你把我要连夜返回的消息转告龙老爷子。如果他愿意的话,就请他先帮朱大爷把把脉。”

    “守一哥,龙大爷行吗?”孙小芳有点迟疑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目中,这个世上也只有华明之和李守一这对师徒才能帮人看病。

    那么一个老得不能再老的老人家,还能再帮助别人治病吗?

    李守一强忍笑意道:“傻丫头,人家是能给国家首脑治病的国手。你说行,还是不行耶?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耶!行,我这就去找龙老爷子。”孙小芳应了一声,就搁下了电话。

    听到手机中传出‘滴、滴、滴’的忙音之后,李守一也不再翻看其他信息,直接就将手机装入口袋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怎么啦?”李守一抬起头来,发现大家都在目光炯炯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蔡元芳快人快语道:“守一,你这一拍屁股走人,疗养院的事情,到底还谈不谈啦?”

    一听蔡元芳说话,李守一就觉得有些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他这么快的答应孙小芳,说是要连夜赶回江水城,其中就有一种想要临阵脱逃的考虑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离开了疗养院,这笔交易不黄也得要黄。

    没有想得到,这个蔡元芳会是如此执拗,竟然一点也不给自己转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李守一心中不乐,这是我自己的事,你盯这么紧干嘛呢?想到这儿,一句‘以后再说吧’的搪塞之语就到了嘴边。

    没等到把话给说出口,李守一感觉到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。他心中明白,这是背后的吕庆明在关心自己的答复。

    转身一看,果然不错,吕庆明正目光如炬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这是怎么说话呢?我走了以后,生意照谈嘛。”李守一改了口。

    蔡元芳追问道:“你不在这儿,谈判交给谁呢?”

    “大姐,不是还有你在这儿嘛。为什么还要我来参加?”李守一挠了一下头皮,装作不解的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守一啊守一,我蔡元芳可是真的服了你。这么上亿元的大买卖,你竟然敢做甩手掌柜。陈阿姨,你说这守一,到底是哪一家的大少爷耶!”蔡元芳又是好气,又是好笑。

    “元芳啊,我也不知道。可能他们李家祖上就有这种当甩手掌柜的血统吧。”陈凤琴打趣道。

    她弄不清楚儿子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,也就跟着说了一句笑话。

    “元芳姐,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。既然我们是要长期进行合作,那就从现在开始。

    再说,这生意上的事我也不在行。即使是坐在谈判桌上,也只是一尊木头人而已,那又何必哩。”

    李守一并不讳言自己的短处,实事求是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听他说得这么坦率,蔡元芳眼中连连闪烁着亮光。暗自为自己庆幸,终于找到了一个能让自己施展才华的好东家啦。

    看到蔡元芳的表情,李守一心中暗乐:“谈判的事情,我不干预。只是有一句话,我要先说在前面。”

    “守一,你说。”蔡元芳说。

    李守一严肃的说:“元芳姐,两个亿的价码,这是底线,千万不可突破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明白。如果突破了底线,这笔生意不做也罢。”蔡元芳表态说。

    说到正事的时候,这位大姐一点也不含糊。

    看到蔡元芳的态度十分明确,总算是让李守一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如果这位大姐只是想着要做院长,就不管价格的瞎承诺,他也就要多费一番口舌了。

    只要在价格上卡住了位置,自己也就用着担心血本无亏的现象出现了。

    妙哉!李守一心中暗乐。

    二人刚刚说到了一处,宣思贤从外面走了进来。大家注意得到,只是宣思贤一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在大家的想象之中,估计是翁鸣三碰了壁,没有脸面再与大家同席,直接走了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狗屁事情,李守一不想多问。他要说的事情,就是想找宣思贤借上一辆汽车,好连夜赶回江水城。

    没等到他开口,宣思贤就已经抢了先:“守一,我在外面闲聊的时候,和翁老三说到疗养院的事。

    他一听就着了急,拜托我无论如何也得把你们给留住。说是只要能谈判,价格上的事情都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宣思贤的脸上充满了喜气。

    也难怪,这笔生意倘若能够做成的话,他不公是能在翁家那么边得好处,而且又还了李守一的大人情。

    听到此言,李守一与蔡元芳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本来就是这样嘛,这么一座破败的疗养院,怎么可能按照原价出手呢?

    而且,这个原价也是有水份的原价嘛。

    “思贤,翁老三呢?”蔡元芳问道。

    宣思贤回答说:“他去找翁老大商量事情去了。说是商量好了以后,明天就来进行谈判。”

    听到翁家如此性急,李守一心中也就有了底气。这么说起来,主动权是落在了自己这一方。

    实际上,翁鸣三比大家想象的还要着急。因为投资失败的原因,老大收回了他的决策权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样的话,翁鸣三可能就会连夜进行谈判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么一个几亿元钱的大包袱,不管搁在谁的身上,滋味都不好受哟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借我一辆汽车,我要连夜回一趟江水城。”李守一说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对宣思贤来说,不算什么问题,立即打了个电话给陈准,让他安排一辆汽车过来。

    接着,李守一又朝着宣思贤拱手道:“大哥,谈判的事情,就由你帮助我出面联系。

    至于价格上的探讨嘛,你和翁家是朋友,不怎么好说话,我就拜托给大姐啦。

    对了,还有法律手续上的办理,也得你们二人帮我把关才行。

    还有,你在翁老三面前没有说到是我想要买疗养院吧?这个事情,我可不想让外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问题,宣思贤的脸上有些发热。刚才,他是一口就把李守一的名字给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谁知,翁鸣三根本不肯相信,以为宣思贤是在帮着宁静夫妇打掩护。要么,这个所谓想要收购疗养院的事情就全是假话。

    当时,宣思贤还争辩了几句。看到翁鸣三确实是不肯相信,心中也就动了一个恶搞的心思。

    想到了正式谈判桌上的时候,再好好看一看翁老三的笑话。因为这一个想法,宣思贤这才没有继续争辩下去。

    没有想得到,李守一根本就不想公开出面参加谈判。

    此时听到李守一这么一说,宣思贤也不好说出自己已经走漏了风声的事。

    所好的事情,是翁老三根本就不相信自己说的话。他只能顺势点头说:“那是当然,那是当然。你放心,我一定不会说出这个秘密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关于想要收购疗养院的事,大家一定要保持低调,以防翁家坐地起价。”蔡元芳又关照了一句。

    宣思贤满口应承说:“行,这事就交给我。保证不会让守一吃亏滴。”

    “蔡大姐说得对。出了这个门之后,一切都由蔡大姐作代表。宣大哥,只能是中间人。”李守一觉得自己算是找对了代理人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儿,蔡元芳的心中突然又产生出了新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守一,你这一跑倒也说得过去。可是,谈判成功之后的合同,让谁来签字呢?”蔡元芳问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问题,李守一也有些迷惑:“元芳姐,不是说好了嘛,由你代表我进行谈判。这签字的事情,不也就由你来代表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你,让我怎么来说你哩。”蔡元芳用手指头点着李守一的额头,有点啼笑皆非的说:“这种产权的变更,只能是由双方的所有人进行签字才行哦。”

    宣思贤也补充说:“守一,最后的成交合同,只能是由你这个付钱的东家签字才算是有效文件。要不然,日后会产生产权矛盾的。”

    见到二人都在如此说话,李守一沉默了一会,也就想通了其中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干笑几声道:“看来我是得好好补习一下这方面的知识了。”话一说完,他就作出决定说:“这样吧,让我妈妈签字。”
友情链接:龙部落  淮滨新闻网  青海新闻网  溧阳信息港  安岳论坛新闻网  资料信息站  汝州市人才交流中心  北京新闻网  永平新闻网  海北网  新闻时尚  张家界黄石寨  早安财经网  电影  小说  财经  小说网  课件  今资讯